一些实际发生在法庭上并且被法庭记者记录下来的对话 : 
  • 律师:所以当天早上妳先生对妳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?
    证人:他说:「我在哪里啊,Cathy ?
    律师:而这句话为何令妳感到不愉快?
    证人:我的名字是 
    Susan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你性行为活跃吗 ?
    证人:没,我就躺在那里而以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你几月几号生日?
    证人7 月 18 号。
    律师哪一年
    证人:每一年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跟你住在一起的那个儿子,他多大了?
    证人:不是三十八就是三十五,我不太记得哪一个。
    律师:那他跟你住在一起多久了?
    证人:四十五年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你说的这个「重症肌无力症」,它会影响你的记忆吗?
    证人:会。
    律师:它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影响你的记忆?
    证人:我会忘记事情。
    律师:你会忘记事情?你能举一些例子关于你忘记的事情吗?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所以,医生,当一个人在睡梦中死去,他到隔天早上才会知道,对不对?
    法医:你真的有通过律师资格考试吗?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你最小的那个儿子,20岁的那个,他现在几岁?
    证人20,就跟你的  IQ  一样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在你这张照片被拍摄的当下,你有在现场吗?
    证人:你在唬我吗?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所以这个婴儿的受孕日期 是八月八号?
    证人:是。
    律师:而你那个当时是在做什么?
    证人:做爱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她有三个小孩,对吗?
    证人:是。
    律师:几个是男的?
    证人:零。
    律师:那几个是女的?
    证人:庭上,我觉得我需要一个不同的律师。我可以换律师吗?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你的第一段婚姻是怎么结束的?
    证人:一方死亡。
    律师:哪一方死亡?
    证人:猜猜看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你能形容一下那个人的样貌吗?
    证人:大约一般身高,然后有大胡子。
    律师:对方是男性还是女性?
    证人:除非马戏团刚好有路过镇上,不然我会猜是男的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你今早在这里出现是因为我寄给你的律师的通知吗?
    证人:没,我上班都是穿这样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医生,你所执行的验尸解剖中,有多少是对死人进行的?
    法医:全部,活的人太会抵抗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你的回答必须是口头的,明白吗?你是上哪所学校的?
    证人:口头的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你记得你是什么时间检查那个人的身体的吗?
    法医:验尸解剖的程序大约是 8:30 PM 开始的。
    律师:而当时 Denton 先生就已经是死亡的状态了?
    法医:如果不是,在我结束时也肯定死透了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你有资格提供尿液样本吗?
    法医:你有资格问那个问题吗?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师:医生,在你执行验尸解剖之前,你有没有检查脉搏?
    法医:没有。
    律师:你有检查血压吗?
    法医:没有。
    律师:那你有检查呼吸吗?
    法医:没有。
    律师:那么,有没有可能当你开始进行解剖时,那个人其实还是活着的?
    法医:不可能。
    律师:你如何如此肯定呢,医生?
    法医:因为他的脑当时已经装在一个罐子里摆在我桌上。
    律师:这样啊...  有没有可能他当时就真的还活着呢
    法医有可能他当时不但活着而且还在读法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