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些實際發生在法庭上並且被法庭記者記錄下來的對話 : 
  • 律師:所以當天早上妳先生對妳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?
    證人:他說:「我在哪裡啊,Cathy ?
    律師:而這句話為何令妳感到不愉快?
    證人:我的名字是 
    Susan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你性行為活躍嗎 ?
    證人:沒,我就躺在那裡而以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你幾月幾號生日?
    證人7 月 18 號。
    律師哪一年
    證人:每一年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跟你住在一起的那個兒子,他多大了?
    證人:不是三十八就是三十五,我不太記得哪一個。
    律師:那他跟你住在一起多久了?
    證人:四十五年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你說的這個「重症肌無力症」,它會影響你的記憶嗎?
    證人:會。
    律師:它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影響你的記憶?
    證人:我會忘記事情。
    律師:你會忘記事情?你能舉一些例子關於你忘記的事情嗎?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所以,醫生,當一個人在睡夢中死去,他到隔天早上才會知道,對不對?
    法醫:你真的有通過律師資格考試嗎?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你最小的那個兒子,20歲的那個,他現在幾歲?
    證人20,就跟你的  IQ  一樣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在你這張照片被拍攝的當下,你有在現場嗎?
    證人:你在唬我嗎?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所以這個嬰兒的受孕日期 是八月八號?
    證人:是。
    律師:而你那個當時是在做什麼?
    證人:做愛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她有三個小孩,對嗎?
    證人:是。
    律師:幾個是男的?
    證人:零。
    律師:那幾個是女的?
    證人:庭上,我覺得我需要一個不同的律師。我可以換律師嗎?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你的第一段婚姻是怎麼結束的?
    證人:一方死亡。
    律師:哪一方死亡?
    證人:猜猜看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你能形容一下那個人的樣貌嗎?
    證人:大約一般身高,然後有大鬍子。
    律師:對方是男性還是女性?
    證人:除非馬戲團剛好有路過鎮上,不然我會猜是男的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你今早在這裡出現是因為我寄給你的律師的通知嗎?
    證人:沒,我上班都是穿這樣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醫生,你所執行的驗屍解剖中,有多少是對死人進行的?
    法醫:全部,活的人太會抵抗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你的回答必須是口頭的,明白嗎?你是上哪所學校的?
    證人:口頭的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你記得你是什麼時間檢查那個人的身體的嗎?
    法醫:驗屍解剖的程序大約是 8:30 PM 開始的。
    律師:而當時 Denton 先生就已經是死亡的狀態了?
    法醫:如果不是,在我結束時也肯定死透了。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你有資格提供尿液樣本嗎?
    法醫:你有資格問那個問題嗎?
        
  • 律師:醫生,在你執行驗屍解剖之前,你有沒有檢查脈搏?
    法醫:沒有。
    律師:你有檢查血壓嗎?
    法醫:沒有。
    律師:那你有檢查呼吸嗎?
    法醫:沒有。
    律師:那麼,有沒有可能當你開始進行解剖時,那個人其實還是活著的?
    法醫:不可能。
    律師:你如何如此肯定呢,醫生?
    法醫:因為他的腦當時已經裝在一個罐子裡擺在我桌上。
    律師:這樣啊...  有沒有可能他當時就真的還活著呢
    法醫有可能他當時不但活著而且還在讀法學院